生活的意义

生活的意义

五月 28, 2018

达摩克利斯之剑

85之后,95之前,这十年里的人可能是最难受的了。在当下房价的映衬之下,婚姻反而成了人生最大的障碍。是选择掏空六个口袋,降低生活质量,持续几年以上低水准生活?还是豁出去承认面包昂贵而选择放弃彼此?

艰难的抉择,造成了一种错觉,仿佛自己已经成为了时代的垫脚石,跟不上时代步伐。

在这种自我低值认定,自我忽视与否定的循环中,很容易让人感到生活的真不幸福。嗯,我真不幸福。

郁达夫曾经说过,作家有两种最好的结局,”一种是象高尔基一样,活到了六七十岁,而能写许多有声有色的回忆文的老寿星。一种是如叶赛宁一样的光芒还没有吐尽的天才夭折者。”

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生活也是这样,还未来得及感受幸福的人生,便匆匆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。

断弦的腊肉

在地铁站通道出口,又看见了那个老头。

老头不过五十左右,浑身透着一股哀哀暮气,面色苍灰,神情木然。

他坐在台阶处,远看如同腐朽的烂木,一把二胡任性的撇在腿上,有一句,没一句的拉着,如同绝望的木匠”吱呀,吱呀”的拉动着破锯。

因为常来这里,我已经见过这老头无数次了。每次听见他唱,总会让人心思一沉,思绪繁乱。大致却如寒冬里的凌冽呼啸窗外,轰轰隆隆的火车浓烟翻滚,高昂喧哗,惹人烦躁。

有一种的奇怪的吸引力,越是让人觉得难以忍受,越是让人忍不住被其吸引。仔细打量他的脸,油腻灰黑,帽子经年不洗,眼睛凝聚着化不开的浓重风霜。

在暮色四合的天光里,看得人觉着心气儿全无。

西单女孩,西单吉他…一直以为西单是年轻人聚集肆意释放心事、梦想、情绪的地方。他们仪表整洁,青春洋溢,神情专注,看到有人驻足迎合,甚至满目怦然心动比光影摇曳的演唱会更让人亲切。

好像唯有这个人,是个例外。即便是路人无聊时的随口哼唱,都没听过这么糊弄散漫的歌——更不要说旋律、节奏、音色了,就连音量,也跟永远电压不稳似的,高一嗓子或是低一嗓子,完全看心情。

吊儿郎当地唱得虚虚实实、断断续续,完全没有歌曲的依依不舍和情深义重,仿佛人生不过如此,世界都是多余,只想赶快把歌曲敷衍掉,早去早消停。

两三年过去了,他的仪态唱腔我行我素,未改分毫。

全情投入,特立独行的人,真酷。

那个陌生人

不论怎样,从前的自己,都将成为记忆中的一部分。

那个陌生人,手里捧着梦想,现在心里装着家,向前走去。